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

養蠶記(上)


有一次,接女兒放學,跟課後班老師道別後,要揹書包的女兒伸出一隻手放在我掌心,說:「媽媽,幫我拿一下!」

以為她又撿到什麼寶珠(BB彈)之類的我,完全不疑有他, 當小妮子攤開手掌那一剎那,只感覺手心一陣大珠小珠落玉盤,接著開始搔癢⋯,天啊~~~!會動!!原來是一大把"馬陸"!(我很不爭氣的尖叫後掉了一地,女兒嘟噥一下,卻很快的蹲下來一隻隻的撿,說要帶回去養,被說服後作罷~)


很難想像那個一兩年前對啥昆蟲還都"怕怕的"小女孩,現在什麼都不怕,什麼都想養,什麼都是她的菜…哦不,是什麼都是她的"好朋友"才對…XD

這天散步課,又看見一把蝸牛,「媽媽!媽媽!妳看!」這是我第二次跑給她追... ... (後來聽說都放生了,阿彌陀佛!)

(圖註:是不是很………)

半個月前,偶然經過大庄路書店,看見有賣蠶寶寶(小時候養蠶連延n代,幾千隻在公園免費大贈送,養這個是我比較自信的),在詢問過弟弟幼兒園附近桑樹是否能採葉後,買了一盒(6隻)回家;剛買的時候就有一隻特大,他們叫牠「大哥」,其他4隻一樣大(阿土、阿花、阿毛、阿才),最小隻超小叫「小妞妞」。


不知是不是太興奮,一回家不到十分鐘就莫名遺失一隻,一直在客廳捧著盒子的Bob不斷自責說一定是他不小心弄丟的,還把桑葉放在客廳中央,怕迷路的阿土餓著…。當然,迷路的阿土一直都沒有回來。


而不知道為何大哥好像自己"節食"了四、五天,才幾天就讓夥伴追上牠的身材。一直追趕不上同伴身材特小的小妞妞,第五天忽然就無故蜷縮在一片小桑葉中死亡了…(註),我們葬在花園中,為牠祁禱。

八天後,阿毛尾端的尖尖忽然變成褐色,不吃也不再長大,直覺牠要去當蠶天使,跟小傢伙們說出我的擔心,zina只默默找了另一個盒子,將牠移入,放了最新鮮的桑葉,一直對牠加油鼓勵(很驚訝人類天生具有對病弱者經營"加護病房"的概念)。

加護病房的桑葉都沒有動過的痕跡,第十天,阿毛也仙逝了。
數一數,現在只有3隻(這真是阿停個人養蠶生涯最大的失敗啊⋯><)。
可才短短半個月,已發生很多看似平凡卻珍貴的真實體悟
難怪很多爸爸媽媽會讓獨生子女飼養寵物…
連蟾蜍載Bob去上學,都會記得拔桑葉回來(拍拍手~)
現在我只期望老天愛戴,牠們三隻剛好有公、有母,順利長大;
吐絲結繭、化身成蛹,
羽化成蛾!



----------------
註:
一直知道萬物真的很奧妙,不知是不是有靈性的感知,昆蟲有比動物更為細緻、快速的生命週期,過早或太晚成為蛾,都將失去牠展現生命的意義。所以大哥寧可等待其他同伴追上牠的身形,而超小隻的小妞妞也似乎在某種意識下的自我淘汰機轉?

讓我不自覺想到曾在華德福師訓課時,
有位優律思美老師曾跟我們說的一則讓全班很感動的故事;
她是一個空間移動概念與形線畫很優秀的人,
有次跑去德國上優律思美課,
被同學推出來當隊伍的頭,
某次老師出了很困難複雜的移動走位,
而全班卻只有她做對,
那份突出與特別優秀,
卻被德國大師狠狠的當頭痛批:「這裡面或許有許多的錯誤,然而這一次最大的錯誤,就是妳!」

當老師娓娓道出這段過往,都震撼了我們!
特別、特大、特優秀…是咱們中國、華人、亞洲世界的最愛
要贏、要競爭、要勝出、要比人強!
好像已經植入我們的心魂,
要你不要認同這樣的價值觀,顯得極為困難,
就好像華德福教育讓孩子學習互助合作(完全不操作兢爭力),
甚至感覺到阿德勒這樣的理論,都是被某種不屑的看待著;

當妳說「一直對我自己孩子說好棒棒有什麼不可以」
這個也棒、那個也棒棒、那個那個超棒棒…
(由衷的讚嘆不在此喔,阿停指的是那份"有意識的過度強化")
當然沒有什麼不可以,
當然一千萬個可以!
不諱言,好棒棒當然也具有某種程度的"好處";
就好像只走直線的螞蟻,看不見其他路徑,也能前進
就好像井裡面的小青蛙只想擁有那一小片藍天的美好
沒有錯與對,
沒有好與壞。
只是我們不知道,在其他的許多國家裡,竟然有教育孩子不要成為好棒棒,只要能和諧的與自然與靈性與大家共存!
讓其他的可能,都不允許在生命中被發生
是相對安全。

我們當然具有選擇某一種一樣生命模式的權利,
或者更加的強化某一種我們童年匱乏的東西,
他們說是「業」,
我要說,或許,只是慣性使人不願意改變
而改變,從來都不會是被強迫可以發生的事。
成為第一、成為最強者,究竟是喜還是憂?

如果只是競爭和總只看見自己的「好棒棒」,
最後流轉回大環境和自身的能量又會是什麼?
如果那隻特別大的"蠶大哥"不願等待,成長路上一直遙遙領先,最後牠"第一名"破繭而出,然後得到兩個孩子「好棒棒」的讚嘆之後,牠的命運會是什麼呢?




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

華德福的散步課



散步課是什麼?做什麼要散步課?
去年開學初次遇到課表裡竟然有散步課我掉了下巴

「…我有一個蠢問題,到底散步課能不能講話?」是阿菜我在開學第二週會議上提出的困惑…

「散步課的隊伍要排整齊嗎?」行軍乎?XD

「散步課能不能為了觀察路上的動植物停下來,可以停多久?走不到目的地或走不回來到學校準時放學怎辦?」…

體制內沒有,師訓也沒有教
而且一開始我嗅不到孩子的喜愛
無法從『散步』的字典定義去理解華德福的散步課
即使谷狗大神那裡查了零星關於『華德福/散步課』的資料
仍然無法讓我解惑
有人說每週固定步行是為了培養意志力
有人說散步課是為了鄉野巡禮
有人說散步課是為了放鬆
於是風雨無阻

即使我不明白,仍然帶著孩子每週一直的走
走過山線
走過海線
走向森林
去看大海
經過稻田、廟宇
還有圖書館
2km、3km、4km、5km的莫名就增加了
孩子不覺得累
也越來越喜歡
我們一直的走

一直到今天,午后的陽光出來
當全班如此快速的抵達石頭山
而這條有點兒挑戰的路線,這次對我竟然毫無難度了!
又驚又喜;
一路他們也許彼此交談,
或者忽然有一段路能夠專注步行…
他們時而看著白鷺鷥飛過而全部停頓下來
他們也為稻秧又長高五公分而驚呼…
剎時,駑鈍的我忽然明白
原來,『華德福的散步課是沒辦法定義的』!

不只因為那是因為環境、四季⋯
因為每一天的不同而不斷變化
還有緊緊關係著孩子每一次不同的狀態
沒有能不能講話
沒有能不能走到一半停下來
沒有一定要去哪裡的目的地
沒有一定要救蝸牛
沒有能預期會看見什麼
因為那通通不是重要的事啊!

散步是鄉野巡禮也交流情誼
散步不只放鬆也有緊繃
散步原來會變成生活
散步會形塑班級凝聚力量
散步原來會在內在形成一種韻律與節奏
散步確實是意志力的鍛鍊卻無法言語描述
還有更多我無法形容的什麼⋯

原來,散步課是頭腦無法明白
散步是
時間到了,咱們出發!
然後,一直的走

是的,毋須問
原來,
只要走,就知道了

走,咱們一直的走,風雨無阻,一路向前⋯⋯



------------其他散步課照片----------


一起看溪裡的動物

在涼亭休息,就把毛線拿出來編織的女孩們

在涼亭分享看到的東西

我們沿著學校大門走出去,經過二公里來到西濱海邊

這天寒流來,還下著豪大雨,連大人的身體都被狂風吹得斜斜的,全副武裝,依然起步走!


春天,才插秧後的第二週,水田裡的秧苗就有些許長高了

孩子們都發現了,興奮的討論著

來到石頭山,我們先跟石頭打招呼。「親愛的石頭神,我們是…,今天來打擾了,會在祢們身上遊戲,希望可以保祐我們平平安安!謝謝祢!」

白鷺鷥是我們散步課的好朋友

在大石頭上吃點心

三五成群的聊天交流情誼

我們和石頭也變成了好朋友

陽光出來了,暖和的春天

一起看海



火車來了!沒有孩子不愛看火車的



--------其他補充------


低年級散步課出發前,全班一起唸的精神詩:

史代那博士的詩
「我的頭、我的腳都是神靈的化身。
我的心、我的雙手都能感覺神靈的力量。
我開口說話時,我會遵從神靈的旨意。
不管在什麼東西裡面,
媽媽啊爸爸啊,
所有愛的人裡面,
動物啊、草啊、花啊、樹啊、石頭的裡面,
都可看見神靈的存在,
所以,沒有任何可怕的東西,
只有愛在我們身邊。」

◎這首詩中蘊含著適合向外打開心扉的幼兒。史代那認為:當我們每天對孩子的心唱著〈世界充滿愛〉這樣的祈禱詩時,相信孩子的心靈、肉體都可以健康的成長。


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

華德福冬至為什麼要走螺旋?




大家都知道華德福學校冬至有走螺旋活動,but…冬至為什麼要走螺旋呢?

大概是老天聽到了我的困惑,在冬至螺旋初體驗後不到一個月,怡達老師親自來到本校開講,解了我許多對主副課程安排與四季慶典的疑惑…

因為最近忙到快抽筋,此篇只先來寫下關於冬至為什麼要走螺旋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本片開始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

怡達老師講冬至螺旋的意義/阿停筆記2016、1、9

所有華德福的慶典,攸關四季與天文,那是人與整個世界的關聯
與宇宙行星與地球運行息息相關的事(前言太久,先省略)…


冬至,是一年中黑夜最長的一天 
經過這一天之後,白天會逐漸增長…
(台灣早期農業社會有言「冬至眠,睏未光」(台語),據說那天是一整年之中,農夫因為"睡過頭"所以不用讓牛下田工作的日子。我偷偷跟某老師說:「牛在冬至這天都不用下田,我們還要上班…」那老師回:「是『人不如牛』啊…」噗~)


我們會選擇在很黑的地方走螺旋(當外面物質世界關閉的時候)
手上拿的是沒有被點燃的燭火,找不到路(面對未知的內在探險
甚至會在螺旋放一些障礙物(布或鋪上杉葉),体驗茫然的走到螺旋中心,
在中間看見有一盞燭光,
可以自己為自己點亮燭光,或是有中間的人幫你/妳點。

中間的那個人,給這個孩子一句祝福的話
接著,孩子捧著燭光,小心翼翼的走出來
燭光代表"意識",
走出螺旋的過程是帶著一個意識的,帶著清醒的意識走完冬季的後半段。
(哇!好酷好讚的"解",我也終於明白了!大拍手!!)


冬至走螺旋的過程,
源於冬季的宇宙能量會帶給人某種心魂品質,
整個螺旋,就是在摸擬整個冬季帶給人的心魂感受
(菜阿停恍然大悟猛點頭:原來如此啊!)




因此只有在全黑、寂靜的地方,
才有自己回到內在的力量。



------補充----
◎老師對各年段的建議:

~三年級走螺旋,完全安靜或有一點點輕柔的音樂,比如里拉琴,是為了消除較幼小孩子的恐懼。

四年級走螺旋還OK,也許可以能夠的話,可以大一點兒

五、六年級建議可以在傍晚去夜遊,到達某個營地,起營火,圍成圓圈。
唸禱詞,也讓每個孩子說說今年發生的悲喜(印象深刻)的事,
最後說說對未來的期許、對新的一年的想法。
暗夜中,老師為每個人點亮火把,每個孩子帶著對明年的希望,全班一起充滿信心的走回去(也太讚的建議啦!)



老師叮嚀~
符合孩子們的意識狀態,不盲然跟隨著別人做(不需要一到高年級都一直走螺旋),而是這個活動真的能讓他們達到這樣的心魂品質。



------------本片結束分隔線------------



謝謝老天派怡達老師來為我(們)解惑
在這個西方取經的教育中,那些儀式化的裡面,什麼才是『重要的事』…
感謝老師

簡短記下,也分享給想了解的每一個捧油


2016年1月6日 星期三

冬學季的泥塑課

(圖註:甚至還可以將作品組裝起來)

秋假在經過指點後,除更明白泥塑與內在關係。用此藝術課程,依孩子心性與班級狀態選說故事,將全班融合一起的想法,也未曾改變。感謝君珍老師的建議和當初的排課,冬學季開始,泥塑課彈性調度成二堂相連,除了讓孩子好好發揮,也讓課程更加完整~~
本學季泥塑課開始有了一連串的大…躍進!




【一】戴上"∞"感覺一下…
(圖註:猜猜看這盤不是吃的,是啥?)

每堂課一開始,
仍練習慢慢用抓一小陀、一小撮土、一小咪咪●份量的土
(終於問出來了,這是日本進口的陶土喔),
完成泥塑球,也玩傳球的遊戲;

這學季機車阿停仍維持高度機車,我甚至帶來一堆眼罩,一人一個,
不是要睡覺啊,是要孩子們一起戴上眼罩傳泥球
失去雙眼,只能更專心感覺

這麼高難度的挑戰,
結果…當作品回來瞬間,這班孩子一樣能輕.易.地與它相認!

想及每回開始要戴上眼罩總是有許多恐懼…,後來他們總說:「超刺激的啦!」
(昏倒…)


【二】故事拼盤


三年級這學期開始建築課,
更深刻感覺"從無到有"--對此時的他們有極大意義;
這天,我說了一個自己很喜歡的中國神話『魯班造木鳶』;
(魯班是春秋末期著名的工匠,發明的木鳶,就是超大型風箏,可以載人飛行,比萊特兄弟來還厲害來著!)


小凱做的是"魯班父親的屍體"…


 這是木鳶一號(魯班在故事裡做2個木鳶。小朋友竟然會指出自己做的是1號還2號,豪塞雷啊!)


小婷做的是"木鳶2號"(和上面小宇做的迥然不同哩!),小魚說她做的是村民…


小竹做的是戴著官帽的魯班…


 小晴靜靜聆聽故事,她說對「在月色下期盼著魯班到來的魯班夫人…」這句很有感覺,於是完成了這樣一個"月圓"…


 大仁哥做的是(魯班最後砍下小木偶指著村莊方向的)手臂…


 小星做的是燃著火的小山坡(魯班燒掉木人和木鳶)…


這是魯班為皇上造的高樓…

沒有事前商量(每個孩子對故事感受到的點不同,原本作品就該各異)
我欣然接受這樣奇特的不同,沒有批判,真的只有讚嘆!
被每個孩子的獨特性深深感動…
每一個點都被全班允許與接受作品呈現出孩子的情感

可是孩子終究是孩子啊…
一開始彼此都覺得~怪~里~怪~氣,甚至有點兒看不順眼呢…

緊接著故事拼盤來了!
大家把作品放到場中央紅、藍托盤,開演起來…

演戲時,彼此作品必然有所接觸,比如木鳶要載魯班、魯班將父親下葬…

我只負責引導,故事流到哪裡,孩子(角色)會"自然"跳出來,
每個人都有角色(當然有的人也是要Q一下…),
每個作品都有演出機會;
所有的元素在過程中相遇自產生極大的戲劇張力,
也在過程中自然融合,
是連我房阿停人生帶過十多年孩子故事活動,從來沒有看過的景象!!
but…很菜的我是不知道這樣做有沒有華德福啊…

在專注於完成作品之後,看見孩子們能有這樣的交流,
看見他們沉浸在作品的舞動之中,
全班藉由重述與演出再次流進故事的氛圍裡,
看見他們臉上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滿足
透過故事,他們也更能欣賞對方的作品(真的是發自內在的佩服著彼此)

那天辦公室在準備冬至螺旋好不熱鬧,有老師說好可惜我錯過了什麼,我笑著說:「哼,人家剛剛我在三年級上課,也是超級快樂的喔!」





【三】房子與我
參與他們建築課實做之後,這天說的是中國蓋樓故事

先從平面做起:
(不解釋,請客倌自己欣賞囉)






















同一天,
接著進階版,試著蓋立體建築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即使雙手髒兮兮,仍然欲罷不能
努力完成作品到最後一刻
昨天英文老師才在說,孩子"不願意下課"的狀況
(這幾天辦公室都有在面談他校的轉學生,常常聽他們說一天中最快樂時間是『下課時間』…)
我看到我們這間"奇怪"的學校,卻跟人家恰恰相反溜…




有人說:「泥塑課在讓孩子使用掌心與指頭施力,產生力量,感受手部與身體的連結,能穩定心魂,也將將意志、情感流到肢體」
有人說:「泥塑作品的一點一滴的慢慢成形,正是用來療癒現代社會中速成而與內在分離的現象」

 

先排除形而上的種種說法
以故事陪伴他們"玩泥巴"這一路
我們總是真切的凝聚在一起
總是享受一種和諧的氛圍
那對我來說,
才是最真實在泥塑課與孩子每一次相遇的經驗…



-------
其他相關連結:
泥塑課小記